当前位置:首页>>队伍建设>>检察风采
淡淡人生路 浓浓检察情
   作者: 2019-04-22 新闻来源: 【字体: 】  打印本页
分享到:

  我是19693月从上海来到吉林省珲春下乡的知青,后来我从延边师范学校毕业又回到珲春参加工作。1979年检察机关恢复重建不久,被组织上调到当时的珲春县(现已改市)人民检察院工作,从事检察工作30多年了。多年来,我亲历、见证和实践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检察事业的发展和进步,并有深刻的感受与体会。 

  我到检察院工作后,被安排在经济检察科,属于检察院的侦查部门,对检察院直接受理的经济犯罪案件负责立案与侦查,一直到审查起诉,并出庭支持公诉。科长宋镇华(朝鲜族)是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又从地方调到检察院的,比我早到检察院工作,他对我工作很放得开,我也愿意积极去干。我刚到检察院不久,就赶上珲春金铜矿发生一起责任事故案件,有个工人晚间值班时违反规章制度睡着了,结果取暖炉子发生爆炸,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案情其实并不复杂,宋镇华科长领着我到金铜矿调查取证,从笔录到法律文书他都让我来完成,只告诉我要求,我很快按照他的要求完成任务。通过具体参与办案,我很快熟悉了检察业务,但我并不以此满足,一直很认真地学习有关法律与检察业务知识,但当时这些辅导学习资料也很少,多数人是在死记硬背法律条文。我发现那么学习,很难理解法律条文的原意,也很难正确适用,而且法律本身具有的滞后性和不明确性,在具体适用过程往往容易产生分歧,加上当时司法工作明显受“左”的思想影响,在执法理念上和实际施行过程,都普遍存在宁“左”勿右的观念和作法,怕担上放纵犯罪的责任。因此有些人往往唯领导意志办案,以减少自己的责任。有些案件在证据并不充分确实的情况下,往往就高不就低处理了。我自己在从事党委组织工作期间,由于参与了不少“文化大革命”造成的冤假错案的平反工作,也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冤假错案造成的惨痛教训和后果。因此在自己后来办案过程中,对案件事实以及适用法律的分析认定,尽量实事求是地从证据出发,往往将自己的观点与意见明确反映在相关法律文书中,有些意见尽管与领导意见相左,我也会坚持不改变。我想这也是对案件负责的一种态度,如果只会按领导意见办案,上下看法一致,对了全对了,错了全错了,也是对工作不负责任的态度。 

  我担任书记员时间不长,即被任命为助理检察员,1983年被任命为检察员。通过几年的办案实践,自己的检察业务水平和能力有所提高,但也明显感受到缺乏必要的法律理论知识和检察业务理论知识。对一些案件的认识和处理,明明感到自己的意见是对的,但无法从理论上去说明,当然也无法说服别人。对一些案件的认识和处理,多数还是凭直觉和感性,而缺乏理性的认识。因此自己深深感到只有尽快从理论上提高认识和水平,才能进一步提高业务能力和水平。 

  1984年我考取了吉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在长春脱产学习二年法律专业。这二年自己学的很刻苦,真是一心只读法律书,两耳不闻其他事,以致毕业后有几次与同学师长相会时,他们提起当时学校与同学间一些闲情逸事时,自己茫然不知。毕业回到单位被安排到林检科工作后,在处理具体检察业务时,就更加得心应手了。对一些较为疑难复杂的案件,也能从理论上说服别人。 

  通过对一些具体案件的处理,自己多少积累了一些分析认定案件的经验,也产生了有必要将自己在检察实践中对一些具体问题的见解,整理总结出来,既可以进一步提高自己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可以与其他同志相互交流,取长补短。因此自己用很大精力投入检察理论研究,撰写了大量的调研稿件。历年来被国家检察官学院的《检察实践》、省检察院的《检察之声》、州检察院的《延边检察》、林区分院的《绿色检察》、省行政学院的《行政与法》刊物,以及其他省地级报刊采用发表的检察业务论文,案例分析及其他调研稿件也有几十篇,其中被省州单位评为优秀论文的也有20余篇,自己也连续多年被省州检察院评为优秀调研员。1997年,根据国家对森林资源的特殊保护政策,珲春作为重点林区,也设置成立了林区检察院,自己被任为珲春林区检察院副检察长,为了提高全院干警的业务素质,便于学习业务知识,自己选择整理了一批刑事案例,陆续编写出五期《案例分析选编》,每期20多则案例,从犯罪构成与分歧意见,从具体分析到适用法律,都做了相应的分析,每篇案例分析3千多字,五期共计30多万字。作为院内业务学习资料,对全院业务建设起到了一定作用。珲春林区检察院成立后,自己根据多年从事检察工作的实践,发现珲春林区由于国有林、集体林与个人承包林混杂,各种涉林矛盾多发,为了更好地保护国家森林资源,提高林区群众护林爱林的意识,以及自觉依法维护自身利益的意识,自己又与院里其他同志一起深入林区各单位,做了大量的法制宣传工作,为了使法制宣传生动易懂,群众能接受,自己又整理摘抄了大量有关资料、案例,编写了不同的宣讲稿。其宣传效果还是较好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讲,别人娱乐或休息的时间,自己大部分用在整理资料,摘抄笔记,撰写稿件上了,并且至今乐此不疲。 

  从事检察工作多年,自己深感到要想搞好检察工作,必须热爱检察工作,才能形成自觉的行为,去无私无畏,忠于职守,淡泊名利克制私欲,钻研业务公正执法。就我从事林业检察工作而言,当时由于国家对林业检察实施特殊的双重领导体制,即林业检察各项检察业务由上级检察机关负责领导,而林业检察的人财物等行政事务都由林业部门或林业企业负责,结果形成同工不同酬的特殊情况。因此我目前的工资收入要比同职级的地方检察人员工资收入要明显少一半还多,各种福利待遇更是不能提,很多人曾为此问过我,从地方检察院转到林业检察院工作是否吃亏,是否后悔?对此我也反复表明过自己态度:吃亏是明显的,但作为一名党员,当时工作安排是组织决定的,只要对国家检察事业有利,个人吃亏也没什么可后悔的,林业检察工作也总需要有人去从事。同时我也一直认为,人生短短几十年,在什么地方工作生活,能收入多少,并不是人生的全部,主要的是你在这个地方工作生活,及在这个岗位上是否感到适应与满足。事实上,在我下乡到珲春这个边境城市以来,我曾经放弃过几次离开珲春的机会;在我从事检察工作中,我也曾经放弃过离开检察工作的机会。因为在珲春这片土地上,我曾为之流过汗,出过力;在检察工作中,我有过烦恼,也有过快乐。可以说,我现在所有的一切,无论从思想意识上,还是生活习惯上,都留下了深深的珲春烙印,也留下了浓浓的检察情结。对此我还有什么可后悔的。自己是从2004年初退居二线,原本可以返回上海赋闲养老,社会上也有单位聘我去从事相应工作,但我放弃这一切继续作为检察员与检察委员会委员,在院里主要从事检察调研工作,继续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检察事业做力所能及的一切。 

  / 戴御忠 

  作者单位:珲春林区人民检察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正义网
护民图库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