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理论与实践>>以案说法
【案件】害死亲夫?是意外还是蓄谋?
   作者: 2019-04-25 新闻来源: 【字体: 】  打印本页
分享到:

  2015625日上午,环卫工人王老汉坐在马路边上歇脚。突然,一辆白色金杯货车似乎奔着自己的方向驶来…… 

  就在距离王老汉四五米远的时候,货车突然向左一打方向盘,从王老汉的面前直冲过去!白色金杯货车的车头直接撞在了停在前面路边的一辆大货车的车厢尾部处。 

  王老汉稳了稳神儿,赶紧站起身来,向肇事的车辆跑去。只见白色金杯货车车体前面已经凹陷下去,挡风玻璃完全破碎。车里的女人疯了一样的扑向男驾驶员,抱着男驾驶员嚎啕大哭! 

  野蛮妻子 致悲剧无法挽回 

  车祸发生后,巡逻交警立即封锁了肇事现场并将车上的女人和司机送到了附近的医院救治。不幸的是,男驾驶员因外力作用致左心房破裂,经抢救无效死亡。 

  交警勘查现场后,发现白色金杯货车没有一点儿刹车痕迹,现场路面视野开阔,正常情况下,驾驶员完全能够看见停放在路边的大货车,男驾驶员血液中也未检测出乙醇。为了进一步了解肇事原因,交警走访了案发现场,并找到目击证人,王老汉主动向办案交警讲述了自己看到二人在车内争吵,女人不断撕扯死者的事发经过。 

  “都怪我,都怪我,他开车时我不该和他吵架,不该惹他生气,是我害死了我的丈夫!”车上的女人说。而当公安机关问到肇事的细节时,女人却躲躲闪闪,只说是自己和丈夫言语不和,吵了几句,没有动手撕扯男驾驶员,女人和王老汉的证言完全不同。那么,事故发生的原因又到底是什么呢? 

  为了还原事故发生的真正原因,办案交警调取了货车行驶路线的相关视频,面对视频中的铁证,女人最终承认了自己在男驾驶员开车时,曾经不停撕扯男驾驶员、并用手中的皮包击打男驾驶员头部的疯狂行为。 

  婚姻不幸  丈夫丧命让人唏嘘 

  女人名叫王丽丽(化名),离异后与男驾驶员赵成明(化名)相识,仅三个月便迅速闪婚,婚后不到一年,也就在事发当天,二人刚刚离了婚。 

  王丽丽身体强壮有力,生性却脾气急躁。第一次婚姻里王丽丽就因为与丈夫经常发生口角,而以失败告终。2014年,王丽丽与赵成明闪婚后没多久,王丽丽原本暴躁的脾气便不断暴露出来,生活中只要稍不满意,就大发脾气,对老实的赵成明拳打脚踢。赵成明终于忍无忍先后多次提出了离婚。 

  事发当天,也就是625日,赵成明给王丽丽打电话,两人相约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去之前在家里,王丽丽多次哀求赵成明重新考虑,给自己一次机会。赵成明依旧一声不吭,王丽丽竟然又动手打起来。而办好离婚后,赵成明准备最后一次送王丽丽回家,了结这段婚姻。 

   回家的路上,二人发生口角,见赵成明一再忍让,王丽丽变本加厉起来,撕扯着前排正在开车的赵成明。赵成明只好一边开车,一边用手抵挡王丽丽的撕扯,而没有注意到路边停放的大货车,这才发生了交通事故的那一幕悲剧…… 

  法网恢恢  暴力女难逃法律制裁 

  公安机关在查清全部案情后,认为王丽丽的行为构成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将王丽丽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审查起诉阶段,承办检察官依法讯问了王丽丽,听取了王丽丽的供述与辩解。 

  对于赵成明的死亡,王丽丽内心十分愧疚,虽然办理了离婚手续,但她还是深爱着赵成明的。同时王丽丽又觉得,自己只是一时气愤,撕扯了赵成明几下,方向盘一直握在赵成明的手里。肇事前,自己还曾大声的告诉赵成明前面有车,自己只是乘客,并非司机,肇事的后果不应该由自己承担。 

  承办该案的检察官仔细审查了卷宗和视频资料,发现当时货车的确存在车身左右摇晃的现象,但并达到危害公共安全的紧迫性和严重危险性,因此王丽丽的行为不构成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而应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王丽丽主观上并不希望赵成明开车肇事,更不想发生赵成明死亡的结果。虽然王丽丽没有故意杀死赵成明,赵成明却因王丽丽的疯狂行为而死,也就是说赵成明的死亡结果与王丽丽的疯狂撕扯行为存在因果关系,为此,王丽丽的行为构成了过失致人死亡罪。 

  案件一波三折  办案检察官抽丝剥茧还原真相 

  就在检察官对王丽丽的行为有了初步判定的时候,两位老人的到访让案件再次复杂起来。 

  “检察官,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王丽丽是故意害死我儿子家峰的,她就是为了钱啊!”老人一进门就拽着检察官的胳膊泣不成声地说。 

  这两个老人不是别人,正是赵成明的父母。“我们原本就不同意家峰和她那么快结婚,结婚后她脾气不好,经常打骂我的儿子,没想到她这么狠心,竟然为了这保险金,故意杀死我儿子”。说着老人从衣兜里拿出一张保险单。检察官接过一看,是一份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保额45万元,投保人和被保险人都是赵成明,受益人为王丽丽,投保时间为半年前。老人接着说:“王丽丽害死了我们唯一的儿子,我们失去了生活的依靠,王丽丽不但得给我的儿子偿命,还得赔偿我们的损失!” 

  一张保险单让原本清晰的案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面对众多疑点,检察官决定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经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查明,赵成明和王丽丽刚结婚不久,二人恩爱有加,赵成明考虑自己每天在外开车,风险较大,就偷偷瞒着王丽丽购买了一份意外伤害保险,并将爱妻王丽丽作为了保险的受益人。王丽丽也清楚的记得,刚结婚不久时,赵成明曾向自己索要过身份证。 

  保单的确是真实的,但是王丽丽对这份保险并不知情,出事后也没有向保险公司报险理赔,可见其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保险金的目的。因此赵成明父母的怀疑并不成立,王丽丽不构成保险诈骗罪,更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案件补充侦查结束,重新移送审查起诉后,检察官找来了赵成明的父母,向两位老人当面解释了保险单的事情,两位老人一时不能接受,情绪非常激动地说,“王丽丽虽然对保险不知情,但我儿子家峰毕竟是她害死的,她得赔偿我们,保险金是我儿子用命换来的,更是一分也不能给她。” 

  检察官决定再次讯问王丽丽,王丽丽痛哭流涕,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害了自己的丈夫。并说自己已经想好了,希望能够有机会弥补自己犯下的错,主动补偿赵成明的父母,代替赵成明为两个老人养老送终。看着真诚悔罪的王丽丽,检察官建议她主动与赵成明的父母和解,求得赵成明父母的原谅。 

  由于王丽丽在押,由其父母代表王丽丽与赵成明的父母达成了和解,检察官在审查了和解的自愿性和合法性后,主持双方签署了和解协议书。在将案件向法院提起公诉的同时,提出了从宽处理的建议。 

  在公开开庭审理的当天,庭审中,王丽丽在检察官、法官及在场旁听人员的面前,主动跪在赵成明的父母面前,撕毁了她和赵成明的离婚证,并郑重承诺自己会像亲生女儿一样,代替赵成明为他们养老送终,赵成明的父母看着真诚悔过的王丽丽,双方抱头痛哭。最终法院以王丽丽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王丽丽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案件得到了圆满解决,但一个年轻的生命,却因为一时的冲动而葬送,王丽丽因自己一时的暴躁而化身成为坐在爱人身后的魔鬼,终将悔恨一生。让我们在生活中,学会冷静、客观面对每一件事,平和、善待每一个人,有效管理和控制自己的情绪,让冲动的魔鬼永远无隙可乘。

 

/ 窦    娜    王浩淼

作者单位:通化市人民检察院  吉林省人民检察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正义网
护民图库看